logo
当前位置:首 页 > 网络投稿 > 查看文章

【网络投稿】花慕·傲 文/文心惟木

网络投稿 你是第1822个围观者 0条评论 供稿者: 标签:,

xunmei

待风来吴山过千峰万仞,这幅描摹了二十年的水墨,又到了着墨最淡的时候。天地一色,尽是苍茫,偶尔,有灼得热烈的红。

每到这个季候,本就寂寥的乡里会更寂寥。灯火稀疏,点点如豆。似剑破苍穹的修竹,再经不住捉弄,竟也竞相缭乱了,经行的云,却还一直簌簌地抖落着一身风雪。

到了夜最深的时候,屏了息,用心静聆,有风与雪的声音,不只——忽听得一弦琴音,流转着婉转,直到萧墙尽处,交织着别离后再相聚的伤感和欢悦。有声音附和这琴音,除了雪与风,还有花绽放的声音!

那一夜,我看到了久违的模样,随着那一弦音韵,在水面上低旋,我看到了,缓泛在漪纹里睽阔的模样。

天将明未明,第一声啼晓打破了屋外的清寂,行人渐渐络绎——跨马赏雪,踏雪寻梅。那些深深浅浅的脚印,同我回来时的足迹相反,直到红梅树下。都惊叹着惊艳,笑声掩却了风声,枝头一簇雪直堕入了谁的衣襟,天寒,那人却未知觉。

红梅年年似火,艳烈,每一朵、每一枝、每一树,都胜火。傲雪盛放的傲,尽现于人前,暖了每一颗前一刻还是冰封的心。

最寒不过心境,有意和无意的安慰,都是暖的。一直贪恋,凛冽寒风中洋溢在心间的暖,尽管明知道终究会被尘嚣惊扰……就此别过罢,不舍的煎熬中最好的抉择只应是痛快!来年,我还会是第一个。

别过红梅,寻白梅。白梅在悬崖,最出尘!

在崖边的六翼亭下轻置好五弦,温酒,等一位折梅的男子,相与痛饮。驿外的断桥再不会有熙攘的人潮,岁月,一直在朽化着这桥,桥断还不肯罢休。有人在独自吹奏着《千风》,似是不愿让这空谷太寂寥。

最出尘的孤傲,隐于天地,胜于雪。花开并不为谁,却总有人愿意停驻,更有人,自顾深情遥望,却忘了自己一直怯着岁月的寒。

才发现,并不会有人在听到我踏雪的足音后会问:“愿饮一杯否?”

我便一直默默地孤寂。

从未真正到断崖寻过梅,却一直怀着一颗寻梅的心。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只是单纯的喜欢梅,如果是,那么我的喜欢,是因为历代文人墨客的喜欢,还是因为流传千古的咏梅诗词?我不知道。

我从心底生出的情感,已不再只是喜欢。

素瓣轻掩暗香,疏影横斜清瘦。断然的清绝,出尘的高洁,不可及的傲,崖上的梅不同于嵌在轩窗里的梅……为寻梅而来,本不该有匆匆的行色,不该怀揣落寞的心境,亦不该心存浓郁的相思,可我还是来了,身后雪里深深浅浅的足迹,都是回忆,我不敢回头去看,来年开春雪融后就都不在了,却又都印在了心里。

当回忆的水墨也如天地一般苍茫一色,又漫天飘起了雪,心头落了一片,静静的,再无法消融。

傲雪之梅,到底是有群芳不及的傲,有无瑕素笺留不住的芳。

我终于愿意做回那个专注的赏梅客——怀梦寄愿,挺好!

凝墨书心! 聆乐舒心!

—— 文木

0279602c1c
你可能也喜欢Related Posts
众说纷纭Comments
大眼 可爱 大笑 坏笑 害羞 发怒 折磨 快哭了 大哭 白眼 晕 流汗 困 腼腆 惊讶 憨笑 色 得意 骷髅 囧 睡觉 眨眼 亲亲 疑问 闭嘴 难过 淡定 抗议 鄙视 猪头
小提示:直接粘贴图片到输入框试试
努力发送中...
评论加载中……
  • 推荐文章
  • 最多评论
  • 最热文章
  • 最新评论
footer logo
本站提供音乐仅供试听交流,请勿用于任何商业用途!如果本站发布信息侵犯到您的权益,请留言指出,本站将及时删除相关信息。
Copyright © 52QingYin.CN   Theme by QQOQ   蜀ICP备11021737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