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ogo
当前位置:首 页 > 清音雅韵 >古典民乐 > 查看文章

pipaqing

《琵琶情》转自红袖添香 作者:月落薇花

幽幽琵琶声,悄然拨起我怦然的心弦。江舟默然无声,只有那冷冷的月,停泊在水中央。
____题记

清晨的薄雾笼罩着还在梦中的长安城,寂静的街道上已然传来了打更声。“吱—”城门缓缓大开,来来往往的人渐渐多了起来。
我是长安人氏,家住在长安城东南虾蟆陵。由于家境贫苦,年幼的我需要担负起家里的生计,我站在长安街头,不知何去何从。
“小姑娘,你叫什么名字?”一袭淡绿纱裙的美貌少女来到我身边,她的身上散发着一股胭脂香。“我叫秋月寒。”我回答道,却低垂着睫毛。“秋月寒?唉,又是一个苦命的孩子。”她叹息道,又问我:“月寒,你会弹琵琶吗?”我很茫然,只好说实话:“我没有学过。”她对我说:“我是明月坊的穆九珍,现在正收学徒。月寒,如果你喜欢琵琶,就来明月坊,我和曹云轩可以教你。”我很想学琵琶,但是我没有钱。见我面露难色,她安慰我说:“我们乐坊不收钱的,而且每月还发给你工钱。”我很高兴,便答应了明日辰时一刻去明月坊学琵琶。

我怀抱琵琶,跟着两位师傅学习拢,捻,抹,挑,很快掌握了基本功。“月寒天赋异禀,将来也许会成为一位出色的善才的。”穆师傅称赞道。渐渐地,我爱上了琵琶,手法也略显娴熟。十三岁时,我脱颖而出。当我行云流水般弹出一曲《昭君出塞》时,两位师傅不约而同的点了点头。“月寒的琴艺远远超出了我们,真可谓青出于蓝啊!”一时间,我在京城出了名,许多富家子弟都慕名而来。
兰花碧钗金步摇,淡淡粉饰罗裙飘。我抱着琵琶来到台前,续续弹着《霓裳羽衣曲》。周围众多舞女翩翩起舞,这时那些大少爷们却无暇观赏。“你看,秋月寒把我们的风头都抢了。”怡红院的姐姐们议论纷纷,我却不在乎。

曲子弹向高潮,听曲的观众越聚越多。“林府越迁公子赠红绡十匹,徐府子凝公子赠红绡二十匹……”小翠喜滋滋地告诉我,“月寒姐,这些都是给你的!”我微微笑着,我的琴艺确实得到了好评。

转眼间,五年过去了。我仍然弹琵琶,琵琶对于我来说比什么都重要。轻轻弹拨,纤细的手指如浮动的云朵,和着拍子,我头上的银钗落了下来。“绿草青青,白雾茫茫,有位佳人,在水一方。”一方折扇,一袭白衣飘逸。那人拾起我落下的银钗,我一阵心动。他是贾府的大公子烨方,长得英俊潇洒,风流倜傥。“秋风瑟瑟月光寒,暗传芳心许香兰。”我沉吟道,他明白了我的意思,想与我共结连理。不想他的父亲贾员外反对我们的婚事。“你这个不孝子,不好好读书,争取今年的科举,却来这里寻花问柳!”他受了家法,被锁在书房里。“放我出去!父亲,你不了解秋月寒,她是明月坊的琵琶女,绝不是风尘女子!”烨方为我申辩道。“你啊,不要再指望见她!这种女人只可以玩玩而已,切不可付出真情!”“咣!”门被重重的锁上了。他只好写信让小厮交给我。

“月寒,恐怕今日我无法与你相见了。父亲不同意我们的婚事,我们就找个安静的地方去生活。若我此行科考高中,定当辞官回来,带你离开长安,烨方书。”我深深地叹息,也准备好了漫长的等待。

一年, 两年,三年……我等了整整三年,烨方却杳无音信。街对面怡红院的李妈妈病逝了,以前的姐姐都打发了,又换了一批新人。小弟从军前对我说:“阿姐,贾公子没有高中,他被征入了军中,一年前战死在了沙场上……”好似晴天霹雳!我的脑子一片空白……“不要在傻傻的等了,你也该找个人家嫁了。”嫁人?我欲哭无泪。我的心早已许给了贾公子,即使今生有缘无分,我也不会嫁给别人。
最终,我还是没有拗过家里人,被迫嫁给了一个茶商。“章兄,你捡了个大便宜啊她可是秋月寒,明月坊的‘花魁’啊!”他的同行笑道。我的心早已痛苦不堪,我对他说:“我既然嫁给了你,就是你的妻子了。但是我只是名义上是,并不等于实际上是。你可以另取妾,我是不会为你们祖上延续香火的。”茶商答应了我的要求,他知道我和贾公子的旧情,便主动提出去浮梁进货,一个月之内不回家。

烨方的坟前应是绿草茵茵了吧,我打听到他被葬到了山东,便乘船去寻。

夜,深了。我怀抱琵琶,坐在船舱内。想起了历历往事,我泪如雨下,手拨弦急,凄凄诉说着心酸。半晌,一个声音打断了我的思绪。“请问琴声的主人可否一见?”听其口音,此人可能是京城人士。这时,窗外有一个乌篷船停泊在桥边。我欠身施礼,“妾身不知何人邀相见,还望主人相为应答。”“九江郡司马白某,见过姑娘。”一身素衣的中年男子闻声而出,“方才听君琵琶声,想必姑娘是京城人士。可否为我们弹一曲,以作欣赏?”“既然大人相邀,妾身恭敬不如从命。”我轻提罗裙,到对面的船头上去。

我怀抱琵琶,悄悄掩饰脸上的憔悴,转轴拨弦,我弹起了最拿手的曲子《霓裳》《六幺》。不知不觉中,我蓦然想起了烨方,沙场的烟火是否还散发着殷红的风雨,铁蹄铮铮,是否还在蹂躏堆积成山的尸骨?烨方,你在哪里,在哪里?“嘭!”我的手指一颤,便停住了。

我转身拭去泪痕,望见江中映着的明月。看大人愀然无言,我向他诉说起了往事。他听罢深深的叹息,“同是天涯沦落人,相逢何必曾相识!”“大人,莫非您也是苦命人?”他颔首,也说起了他的坎坷经历。我们相投甚欢,我很庆幸,终于找到了知音。
“月寒姑娘,请再弹一曲,白某为君翻作《琵琶行》。”我久久地伫立,心中的波澜起伏跌宕。纤手转拨,我豁然开朗。曲罢,我接过那一首长诗。

浔阳江头夜送客,枫叶荻花秋瑟瑟。
主人下马客在船,举酒欲饮无管弦。
醉不成欢惨将别,别时茫茫江浸月。
忽闻水上琵琶声,主人忘归客不发。
寻声暗问弹者谁?琵琶声停欲语迟。
移船相近邀相见,添酒回灯重开宴。
千呼万唤始出来,犹抱琵琶半遮面。
转轴拨弦三两声,未成曲调先有情。
弦弦掩抑声声思,似诉平生不得志。
低眉信手续续弹,说尽心中无限事。
轻拢慢捻抹复挑,初为霓裳后六幺。
大弦嘈嘈如急雨,小弦切切如私语。
嘈嘈切切错杂弹,大珠小珠落玉盘。

《琵琶情-浣溪沙》出自《世界音乐:乐府》 王晶/丁妮



琵琶情-浣溪沙 (9.3 MB, 619 次) 失效反馈
本站下载音乐仅供试听交流,未经原作者授权禁止用于任何商业用途!


提取密码:2sgs

这家伙很懒,什么都没写!

—— 网络投稿

网络投稿
你可能也喜欢Related Posts
众说纷纭Comments
大眼 可爱 大笑 坏笑 害羞 发怒 折磨 快哭了 大哭 白眼 晕 流汗 困 腼腆 惊讶 憨笑 色 得意 骷髅 囧 睡觉 眨眼 亲亲 疑问 闭嘴 难过 淡定 抗议 鄙视 猪头
小提示:直接粘贴图片到输入框试试
努力发送中...
评论加载中……
  • 推荐文章
  • 最多评论
  • 最热文章
  • 最新评论
footer logo
本站提供音乐仅供试听交流,请勿用于任何商业用途!如果本站发布信息侵犯到您的权益,请留言指出,本站将及时删除相关信息。
Copyright © 52QingYin.CN   Theme by QQOQ   蜀ICP备11021737号-1